徐小平人物简介及事迹概述,他为什么离开了新东方?

徐小平,中国最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曾被称为创投圈“第一网红”,他和他创办的真格基金深受青年创业者的追捧。

但近两年的风头企业,可以说和徐小平及其真格基金都毫无关系。无论是今日头条、拼多多、抖音、快手等互联网巨头企业,还是泡泡玛特、奈雪的茶、喜茶等深受Z世代追捧的头部企业,其中都没有真格基金的身影。

徐小平和真格基金错过了一个时代,一家顶级天使投资机构,完全错过中国互联网的巨大风口,未免令人遗憾。

与此同时,近几年,徐小平似乎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人们也很少再看到以往每次大会上那个又蹦又跳、肢体动作丰富,故作声嘶力竭状、声音略带沙哑地喊“创业啊”的老顽童,除了2020年11月24日在优客工场IPO时连线露面等屈指可数的露面之外。

创投圈“网红”的高光时刻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195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是中国著名的天使投资人。曾荣获“2011年度天使投资人”,“2012年最佳天使基金”,“2013年最佳天使投资人”,“2013年中关村天使投资领军人物”等称号。

在创立真格基金之前,徐小平是新东方教育集团的联合创始人,与俞敏洪、王强并称为新东方“三驾马车”。

2011年,在新东方集团上市5年后,徐小平、王强和红杉资本联合基金共同创立了真格基金,旨在鼓励青年人创业、创新、创富、创造。真格基金希望能为海外学子搭建起归国创业的彩虹,侧重但并不限于留学生创业。真格基金乐于帮助那些拥有具备国际意识、懂真格的青年人实现他们的创业梦想。

“真格基金投的从来都不是项目,而是人,更多的是高学历、海外留学的年轻人。”针对这一点,徐小平曾解释,投资人要在一个公司什么都没有而只有创始人的一个构想时就介入,所以,除了人之外,没有什么可考察的。

这样的投资理念也让徐小平被称为“圈内最受创业者欢迎的天使”。据说他投资从来不看报表,如果一个项目半小时内还没让他头脑发热,就不会得到他的青睐。

2016年,徐小平在一场公开活动上,戏称创投圈“第一网红”是李开复,自己是“第二网红”。但是外界很多人还是认为徐小平是创投圈“第一网红”,徐小平也欣然接受“网红”身份给他带来的影响。

他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我想利用我作为‘创业网红’、有影响力的投资人的身份,表达我对创业未来的乐观看法。对我个人而言,我内心深处,对名声是有敬畏的。这个敬畏实际上是对于赋予你名声的大众和社会的敬畏。满足社会大众对名人的期待,我觉得付出一生都不为多。”

徐小平不仅自己是“网红”,他还投资过陈欧、罗振宇、Papi酱等“网红创业者”。他一直鼓励支持创业者成为网红,“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卖东西,卖东西就一定要让人们知道你。网络是最强大也最便宜的媒体,做得好,甚至可以免费。”

真格基金于2011年创立,然而真正让徐小平和真格基金名声大噪的是2014年之后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因为这股浪潮,徐小平在2016年获得了“2016年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这也是他首度入围这一榜单。2014-2016这几年,真格基金始终保持一年投出100多个项目。

大手笔投资的同时,也有大笔的丰厚回报。2011年,徐小平早年投资的世纪佳缘在纳斯达克上市,作为当时在线交友行业龙头的世纪佳缘,它的上市为徐小平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同年,徐小平用19亿美元投资了聚美优品的创始人陈欧,此后聚美优品于2014年在美上市。聚美优品的成功上市让徐小平投资的18万美元得到了1000倍的收益,按照当时的持股,徐小平持有的股票市值为3亿美元。

徐小平又先后投资了兰亭集势、papi酱、小黄车等多家初创公司,据企查查资料,截至目前真格基金的投资事件有917起,投资项目为737起。

辉煌过后,一地鸡毛

然而也可以发现,这些为徐小平创造大量财富的公司都早已失去了光芒。

2017年,徐小平在一次演讲中讲到,“提到过去五年嘛,我就想起了TMD(头条,美团,滴滴)了。我想说句‘TMD’,因为我们也没有投到TMD。”想来,徐小平对于错过了这些未来互联网的巨头公司,还是耿耿于怀的。

不仅是错过了这些巨头企业的投资,徐小平投资过的明星公司也陷入了窘境,2017年,聚美优品市值缩水9成,陈欧人设崩塌;“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之后,徐小平作为天使投资方出来回应:“可以怪我,为了中国的孩子可以怪我。”

这之前,徐小平也意识到了互联网大厂创始人的共同特点。那些互联网大厂的创始人都是连续创业者或者之前是大公司的高管,此外,他们创业拿的都是熟人的钱,而且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来自互联网行业。

这些与徐小平之前坚持的投资理念是不相符的,为了弥补,他开始注意那些从大厂走出的高管们,改变了自己的交际圈,把偏重于大学生的部分逐渐转向于偏向高管。在徐小平的带领下,2015年真格基金投资的优客工场,2016年投资的完美日记,在2020年迎来了第一波上市热潮。

2020年成为风口的“在线教育”,徐小平也有涉及,可结果并不是那么如意。2011年,他和王强以个人名义给一起作业启动公司的天使投资。一起作业网是一起教育的前身,创始人是曾担任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的刘畅,一起教育于2020年12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截至上市,一起教育已经成立9年,但过去三年的亏损率依然超过160%。截至4月29日,一起交易上市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股价已从最高点的23.93美元暴跌至7.2美元,较10.5美元的ADS发行价折价近3成,被市场称为“最惨教育行业新股”。

而说到区块链,很难让人不会想到徐小平。

2018年1月,一张微信群聊的截图在网上疯狂传播,徐小平在真格基金500人的微信群里提到,“一场区块链革命已经降临!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加加油,带着自己的企业稳、准、狠、快地开进区块链时代!”他将区块链称作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呼吁其他499个人“拥抱区块链”。

但距离徐小平说这句话只过去10个月,他就紧急踩下了刹车,2018年11月28日,有媒体发现,徐小平将有关区块链的相关微博全部删除。徐小平及其真格基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除了IOST外,DATA、EDU、YEE、MDT等代币有的最大跌幅达99%,币价近乎归零。

在真格基金官网上,此前真格基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都已下线。在金融科技投资板块,真格基金曾投资的火币、FINBOOK、公信宝、MaiCoin、Coinify、BLOCKSEER等区块链项目,都已经不在该列表内。

似乎伴随着区块链热度的衰退,徐小平也逐渐淡出了外界的视野。

百度上与徐小平相关的资讯约有26000多条,2016年有关的大约有3900条,2020年已锐减到1100条左右,2021年截至目前更是只有几篇内容重复的通稿。徐小平最新一条微博的更新时间是2019年12月21日。最近能搜到的有关徐小平最新动态的就只有真格基金公众号2020年底发布的徐小平写的关于完美日记的文章。

这也引起了外界的普遍猜测,徐小平到底去哪了?

天使投资遭遇“冰点”

徐小平从前几年的风光到近两年的沉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了中国天使投资领域的起起落落。

此前,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在被问到当前创投市场天使和早期投资的现状时,他表示,“极度萎缩”。

另一位同样在5、6年前风光无两的天使投资人,曾不无惋惜地私下表示,自己所投的3、400起天使项目,目前还能活得不错的仅有一例。

来源:CVSource投中数据

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0年,天使投资事件的数量为1238个,对比2016年降幅达83%。另一方面,近5年来,天使投资机构新成立的数量也在持续大幅下降,2020年甚至没有任何新机构玩家加入。2020年,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案例数量为180,对比2016年的727,降幅达75%。

尽管他们的对外口径是继续以“早期”为主,但目前市场上大部分活跃的天使机构的投资触角已经开始往后期阶段延伸,市场上单纯只投天使阶段的机构基本已经寥寥无几了。

伴随着中国曾经的创业大潮逐渐落幕,天使投资也开始变得更为理性,过去那种狂热也已经很难出现了。只是苦了那些为创业提供孵化及服务的机构,他们在应对疫情及全球经济下滑的大考之时,还要积极转型、负重前行,曾经的风光,也早成追忆!

俞敏洪曾说过:“新东方之所以后来能够做大,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没有从一开始就请王强、徐小平回国帮我。如果一开始就用他们的话,这个公司可能会很快死掉。”
你们有没有被人看不起过,看不起你的人一辈子都看不起你,千万不要和看不起你的人合作。从王强,徐小平的演讲来看各种细节充满了对俞敏洪的各种看不起。特别是王强当年班长,俞敏洪穷苦地方来的农民子弟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现在骑到王强头上来肯定要各种打压。徐小平当年加入新东方的时候,他在温哥华失业,饭都快吃不上了,没有俞敏洪他有今天?


我能理解俞敏洪,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是,当年在大学春风得意的班长到了社会上受到各种挫折不顺,然后我自己开了家公司上升期间,念着大学的兄弟情谊给了点股份一起搞,最后才发现他骨子里看不起我,还拿学校那一套在社会上搞,结果在利益面前那副嘴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最后脱了层皮才把他送走,公司差点跨掉。王强,徐小平离开新东方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意外。
俞敏洪这种聪明人注定是孤独的,重感情的人最后受伤的肯定是自己。


俞敏洪的口述自传中,都是正能量,给人感觉俞老师善良,大气,有头脑。印象深的是,北美之行,在加拿大时徐小平请吃饭。一是商场有停车场(在商场里的餐馆吃),但徐小平在外面兜圈子,最后把车停在老远的地方,因为商场停车场收费2加元(徐小平没工作缺钱);二是老俞问徐小平的理想是什么,徐小平说是回北京搞音乐,出唱片。老俞问实现这个愿望要多少钱,徐小平说大概30万。老俞当场说“我给你30万”。我承认我有小小的震撼,这可是93年左右的事。感觉老俞特大气。

但王强访谈实录中的原话,却是另一个景象,谈话实录如下:

1. 俞敏洪是控制欲极强的人,他什么东西都事无巨细希望控制的。

2. 老俞的性格有很外向的一面,但其实是不太爱倾诉的这么一个人。他作为一个企业第一领导人,很难让人第一时间非常清晰地看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他的这种犹疑也让大家产生了很多怀疑。

3. 回新东方前我已经受了上海前进蔡光天培训班的启发……我说老俞你要考虑,你一定要让我回新东方,咱们三个做,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直率地告诉你半年以后我一定会在你的校门对面建立一个学校,做的是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这个学校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叫新西方,校长叫王强,老俞一听,沉默片刻,他说算了,大家一起回去吧,就在“新东方”三个字下做吧,其实是这样。

4. 经常想到他土的那一面,比如说当年上市,我们在吃面,小平回忆起来,说在香港庆祝新东方上市成功,但是老俞舍不得大家在酒店吃早餐,一人好几百挺贵,所以老俞建议大家自己解决,觉得上市庆祝把我们叫到香港,竟然还要自费盈亏,就是老俞把我们逼成这样,他节省是有名的。以前我们在秦皇岛讲课,老俞说今天请高管吃海鲜,走进一个海鲜店,服务员端上一盘螃蟹,特别好的螃蟹,老俞说有没有低一档的,服务员又端上来,老俞说还有没有更差一点的,他不当着大家面,至少我在,我作为一个见证。结果最后服务员说,老板你究竟要什么样的螃蟹?我说这你还不明白,残疾的,腿越少越好,只要便宜。只要能为公司省钱。

5. 他(徐小平)是新东方的大脑,他是个思想者,老俞是舵手,但是新东方历次往前发展,都是小平在第一推动者。

6. 坦率地讲,如果我这一生,要有最重大的事情托付给一个人的话,在朋友中的第一个人,或者没有第二个人,那就是小平。我不会托付给老俞,因为托付给他他不告诉我。他思考太多了,我读他很费解。

可见在王强的心中,俞敏洪控制欲强,不坦率,诚府深,小气;新东方的发展是徐小平主导,小平功不可没,方向是小平定;自己回国加入新东方也不是俞敏洪发起的。

这个谈话实录是2013年《中国合伙人》电影放映后的,即在徐小平王强退出新东方之后。可见他们的散伙,也不是好合好散,友谊的小船应该是翻了,徐小平王强和俞敏洪之间肯定有了隔阂。不过因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没有像很多人一样公开撕逼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和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aijiseo@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投稿

什么是巨量引擎?它和巨量千川有什么区别?

2022-8-1 16:22:38

投稿

塔西佗陷阱是什么意思?揭示了什么道理?

2022-8-1 16:32:51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