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迎“降价潮”:均价回落到3元/小时

共享充电宝曾多次因为“涨价”登上热搜,如今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市场监管总局”)介入后,“降价”也引来了围观。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次共享充电宝降价主要还是针对过高价格的部分进行了调整。目前低价共享充电宝价格还是没有调整,也没有回到过去“每小时1元”的时代。本报记者日前走访广州市的一些美食商铺、药店时发现,怪兽、街电、小电等部分共享充电宝的价格还多是每小时3元左右,租价下调不明显,很多商户表示目前还未听说有降过价。不过高租价的共享充电宝下调显著。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充电宝的降价是舆论导向加上监管部门监督的结果。

艾瑞咨询CEO张毅也对记者表示,这波降价潮是监管干预后共享充电宝的价格逐步回归理性的表现,同时也是对过高入驻费的打压,只要市场规范了,恶性竞争就减少了,大家的生存空间也就有了。在反垄断的大环境下,巨头也无意一家独大,行业共同发展是未来的新格局和新趋势。

降价不一

早在今年6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行政指导会,要求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8个共享消费品牌经营企业限期整改,明确定价规则,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8月30日的公告,此次参加整改的6个共享充电宝品牌中,目前各品牌平均价格为2.2~3.3元/小时,标价在每小时3元及以下的机柜占比为69%~96%,从最高价格占比来看,均不超过1%。相对而言,处于热门旅游景点等相对封闭区域或者繁华商业区的机柜价格仍然高于均价。

市场监管总局对各家充电宝品牌进行指导整改后,9月9日,记者走访广州市越秀区、天河区的一些美食商铺、药店时发现,该区域的怪兽、街电、小电等部分共享充电宝的价格还多是半小时1.5元、每小时3元左右。也有一些酒庄、咖啡店等场所是每小时5元或4元。

相比于今年4月,记者走访广州市越秀区部分商场、餐馆、便利店等共享充电宝常见场所,共享充电宝的普遍租金价格多为3元/小时起步,一些普通消费场景下的共享充电宝时租价格并没下调,而很多商铺也表示并没有听说有降过价。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此前一些租金涨到5元/小时甚至10元/小时的共享充电宝价格的确有所下调。

小铭的按摩店自今年2月份从代理商处引进了美团、来电两种共享充电宝,并不需要采购机柜,但其能分到50%的租借收益。9月9日,小铭告诉记者,今年2月份,两家充电宝的价格还是每半小时3元,每小时5元左右。最近,他发现,两家充电宝的价格已经悄然调整到了每小时3元的起步价。“现在整体价格的确是下降了。”小铭表示,上述共享充电宝价格是充电宝品牌制定的,因此他并不知情具体什么时候价格进行调整的。

记者注意到,针对此前杭州西湖景区共享充电宝价格过高登上热搜的情况,市场监管总局披露了杭州西湖景区的相关最新整改进展,“杭州市西湖景区88家共享充电宝商户中有23家降价,最高价格由10元/小时下降到8元/小时,目前每小时3元及以下占比25%,每小时4~6元占比58%,每小时7~8元占比17%。”这是共享充电宝价格乱象整治的一角,此外,共享充电宝企业针对哪些区域、场所的共享充电宝价格进行了调整?其他区域降价幅度是多少?就此,记者联系了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共享充电宝企业,其中小电方面表示,公司目前处在IPO期间,不便对外发声。截至发稿前其他几家公司还未回复。

针对调价,一位参与了市场监管总局行政指导会议的街电公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市场监管总局指导意见是共享充电宝不允许出现价格过高的情况,比如之前发现西湖景区出现10元/小时的情况;还有同一地方不希望出现不同价格的情况,比如一个商场,二层是个餐厅,共享充电宝收费是3元/小时,但是到了5楼 KTV共享充电宝收费又是5~6元/小时,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但至于公司具体对哪些区域进行了调价,调价的幅度、具体数据如何,她并不知情。

不过,搜电公关人士表示,这次降价的大多是超出3元/小时的一些区域,会让人普遍觉得价格比较贵的一些场所,目前已经针对部分场所的代理商和商户进行了协商,看适合降多少。但记者也注意到,不少地处热门旅游景点等相对封闭区域或者繁华商业区的机柜价格仍然高于均价。

值得注意的是,同一个地方出现不同价格的情况目前依旧存在。在走访过程中,记者就了解到,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在同一商业区相隔不远的地方计费规则仍有所不同。

在广州保利克洛维广场,不同楼层、设置在不同位置的街电充电宝计费规则不同,一家二楼烤肉店里的怪兽共享充电宝价格为3元/小时;而在一楼咖啡店里的怪兽共享充电宝价格却为4元/小时。

据悉,一些共享充电宝的定价其实是由商户和企业共同制定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可以根据商户提出的要求,来调高或者调低共享充电宝的时租价格。但也有部分共享充电宝品牌的价格可以由商户自己设定。而相同品牌使用价格差异主要是因为场所不同等造成。今年4月,记者曾以“充电宝投资人”的身份咨询一位共享充电宝工作人员,其表示,单价一个小时多少钱可以由自己来设定,哪怕设置成10元/小时都可以。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披露的公告,在对各家企业进行行政指导后,各家相关企业提出了整改计划,进一步完善定价规则,与合作商户沟通协商,通过直接降价或者降低计费单元等方式下调部分机柜价格。其中,街电逾8万台机柜降价,小电、搜电、怪兽分别有数千台机柜降价。记者了解到,搜电已有超过8000台机柜降价。

值得注意的是,街电整改的机柜与小电、搜电、怪兽整改的机柜数量差异较大,这是为什么呢?

搜电充电公关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因为街电的市场占有率高,还与街电主打的直营模式有关,由于直营模式直接对接商户,对商户的把控能力更强,也能够更大限度、更灵活地对商家机柜价格做一些调整,而代理模式还要考虑与代理商的分成、调整意愿等,具体调整空间都需要跟代理商协商。

多重压力

记者了解到,此前,共享充电宝纷纷涨价的原因包括,市场竞争加剧,企业提高营收和进一步回流现金的内在需求,共享充电宝已到资本收割阶段以及商户联合定价等。如今,部分共享充电宝价格回落是否也会给企业经营造成压力?

张毅认为,共享充电宝价格回落意味着“野蛮收割时代”的结束,短期来看,确实会对运营平台的利润有一定的影响,但对于行业而言,在政府指导下规范市场,杜绝价格乱象,最终有助于优化产业链,形成行业新格局,长期来看是利好的。

上述街电公关人士向记者坦言,“有可能会有一点点影响,但目前来看影响其实不是很大。”但其还表示,共享充电宝的单价是低了,但反过来有可能在降价过程中使用的人增多了,使用数量多了可能也会让收入持平。此外,为了应对降价压力,品牌方面也会适当与商家、代理商协商降低入驻费。

此外,陈礼腾也认为,目前共享充电宝价格属于小幅回落,且为区域性而非整体下降,因此对于企业来说影响比较有限,但共享充电宝企业还是需要寻求更多元化的增长方式以扩大盈利,提高风险抵抗能力。“共享充电宝是一个不错的流量入口,但是如何更好的转化变现还需要不断探索。”陈礼腾表示。

以怪兽充电最近披露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为例,其面临增收不增利的现状,仍需摆脱盈利单一的难题。财报显示,其第二季度实现营收9.7亿元,同比增长53%;净利润821万元,同比下滑73%;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716万元,同比大跌56%。公司预计第三季度营收将环比下滑,位于9亿元至9.3亿元区间。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次约谈后降价,是因为之前充电宝涨价太厉害而登上热搜、西湖景区内充电宝太贵受到舆论广泛关注,最终引发监管介入的结果。虽然与反垄断没有直接关系,但反垄断监管确是大环境趋势,此前针对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审查“搜电、街电经营者集中案”,搜电与街电两大品牌合并后的母公司竹芒科技便紧急回应,搜电与街电合并未超出经营者集中的法定申报标准,竹芒科技主动申报并已获得通过。

几年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形成街电、小电、来电、怪兽“三电一兽”的稳定格局。而在过去两年间,随着街电与搜电合并、小电和怪兽充电冲刺上市,共享充电宝市场不断迎来变局。

陈礼腾对记者说道,头部品牌合并集中了,更强者入局,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竞争压力也更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品牌的市场更加集中,市场反垄断成为大势所趋,共享充电宝头部企业对市场控制力增强,会对目前的市场格局带来哪些冲击,以及如何保证市场后续价格稳定,引来外界的普遍关注。

不过,搜电方面对记者表示,现在国家监管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了,力度也会越来越大,总局的文件也明确了共享消费领域的价格透明化和规范化。作为企业,我们肯定会在市场监管总局的指导下,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也会严格按照国家各项法律法规、市场监管政策去经营发展企业。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和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taijiseo@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资讯

“儿子开吊车将母亲举高摘枣”:当他们笑了,你才真的孝了

2021-9-18 10:11:52

资讯

浙江衢州:南孔群英“直播带货”助力当地富民增收

2021-9-18 10:31:25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